记者网首页 民生新闻

搜索

重庆江北区法院把我的上诉状当渣滓处理了?

 今日说法  2019-03-21网友来稿

大众来信:江北区法院把我的上诉状当渣滓处理了?

院长同志:

2017年8月10日,我从渝北区国民法院复印获得了渝北区统景派出所2015年7月28日重庆市渝北区统景镇长堰社区村民委员会2015年7月17日作出的《证明》上批注“属实”。我不服,向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申请行复议,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作出《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渝公渝北公复驳字[2017]1号。我不服,向渝北区法院起诉,后指定管辖由江北区国民法院作出的(2018)渝0105行初14行政判决书,我不服,向重庆市第一中级国民法院提起上诉,2018年8月6日把我的上诉状按法定程序交到了江北区法院,并按江北区法院出具的诉讼费缴纳通知书编号:295418002334162,到中国工商银行去交了上诉费50元,《法院诉讼费缴纳确认单》显示,执收单位名称:重庆市第一中级国民法院。至今已七个多月了,一姑挥惺到一中院送达被上诉人的答辩状本和开庭传票,我到江北区法院和一中院去问是怎么回事?他咱咱们互相推诿,江北区法院说移交给一中院去了的,一中院说没有收到。我也屡次给贵院院长邮箱发过屡次信,至今两家法院没有给一个说法。是否被两家法院把我的上诉状当渣滓处理了?请院长过问一下,什么时候开庭审理?

陈禄贵

二0一九年三月二十一日
 

附:1、法院诉讼费缴纳确认单
2、行政诉讼状。

行政上诉 状

上诉人(一审原告):陈禄贵,男,1937年6月29日出身,住渝北区胜利路45号2幢1单位1-1,国民身份证510224193706290034,电话15922867798。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统景派出所,

法定代表人:詹杨  长处。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住所渝北区锦湖路106号。

法定代表人:罗 红   该局局长。

被上诉人(一审第三人):重庆市渝北区统景镇长堰社区村民委员会,法定代表人:法定代表人:杨 光   主任。

请求事项:

1、撤销江北区国民法院作出的(2018)渝0105行初14号行政判决书

2、撤销被上诉人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作出的《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渝公渝北公复驳字[2017]1号。

3、判决被上诉人统景派出所与被上诉人渝北区统景镇长堰社区村民委员会共同作出的《证明》违法,予以撤销。

事实和来由:

2017年8月10日,上诉人从渝北区国民法院复印取得了被上诉人的统景派出所2015年7月28日重庆市渝北区统景镇长堰社区村民委员会2015年7月17日作出的《证明》上批注“属实”。上诉人不服,向被上诉人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申请行复议,被上诉人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作出《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渝公渝北公复驳字[2017]1号。其来由如下:

一、原判决漏列当事人。上诉人在渝北区法院一审立案时,渝北区法院立案庭强制要上诉人把《行政诉讼状》中被告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统景派出所删除掉和请求事项2、“确认被告的统景派出所2015年7月28日在重庆市渝北区统景镇长堰社区村民委员会2015年7月17日作出的《证明》上批注“属实”并加公章的行政行为违法,予以撤销”删除掉,否则不予立案。为此,上诉人为此案立案不知跑了多少次,在没有办法的环境下,只得按他咱咱们的意思违心把被告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统景派出所删除掉和请求事项“2、确认被告的统景派出所2015年7月28日在重庆市渝北区统景镇长堰社区村民委员会2015年7月17日作出的《证明》上批注“属实”并加公章的行政行为违法,予以撤销” 删除掉了,只留下了“被告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一审法院才立了案。因此,上诉人认为渝北区法院不公,请求渝北区法院回避,报请下级国民法院,上级国民法院指定管辖。渝北区立案后,上诉人又立刻书面向渝北区法院递交了追加被告和第三人的申请书。原审法院第一次开庭时,上诉人发现未按上诉人的追加被告和第三人的申请书追加。

第2天上诉人又亲手向原审法院书记员递交了《追加被告、第三人和增长诉讼请求申请书》载明:“1、追加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统景派出所作为本案被告加入诉讼。司法根据是《行政诉讼法》 第二十六条“经复议的案件,复议机关决定维持原行政行为的,作出原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和复议机关是共同被告”。被上诉人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受理我的行政复议申请后,作出《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渝公渝北公复驳字[2017]1号决定,不支撑我的复议请求及来由,应视为维持持原行政行为。2、统景派出地点渝北区统景镇长堰社区村民委被嶙出的《证明》上批注“属实”并加行政公章,其内容事实且桓,而且是在一张纸上作出的,应视为是渝北区统景镇长堰社区村民委被和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统景派出所共同作出的《证明》。因为渝北区统景镇长堰社区村民委被岵是行政机关,不能作为行政诉讼被告加入诉讼,但与该《证明》有利害相干,因此应当把渝北区统景镇长堰社区村民委被嶙为本案第三人加入诉讼。3、确认被告的统景派出所2015年7月28日在重庆市渝北区统景镇长堰社区村民委被2015年7月17日作出的《证明》上批注“属实”并加公章的行政行为违法,并予以撤销”。

又用邮政1001880244426号快递向原审法院邮寄了《追加被告、第三人和增长诉讼请求申请书》,经邮政查询2018年3月25日 原审法院签收。原审法院收到后,没有作出同意追加或许分歧意追加的书面答复或裁定给上诉人,应视为同意追加,因此,原判决漏列诉讼当事人。原审法院违反《最高国民法院对付适用〈中华国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六条“原告所起诉的被告不适格,国民法院应当告知原告变更被告;原告分歧意变更的,裁定驳回起诉”。第二十七条“必需共同停止诉讼的当事人没有加入诉讼的,国民法院应当依法通知其加入;当事人也可以或许或许向国民法院申请加入。国民法院应当对当事人提出的申请停止审查,申请来由不树立的,裁定驳回;申请来由树立的,书面通知其加入诉讼”之规定。

二、被上诉人统景派出所与重庆市渝北区统景镇长堰社区村民委员会既不是高低级行政相干,也不是高低级隶属相干,而且该《证明》不是行政审批事项,要一级一级审批。被上诉人的统景派出地点2015年7月28日在重庆市渝北区统景镇长堰社区村民委员会2015年7月17日作出的《证明》上批注“属实”证据不敷,认定事实和适用司法法规错误,程序不正当。

三、被上诉人统景派出所依法只能向当事人供给注销陈传清户口的挂号记载档案资料复制件和复印户口的挂号档案来证明“陈禄贵系陈传清的盖”,至多单独以被上诉人的名义对复印的档案作出说明。而不应当在重庆市渝北区统景镇长堰社区村民委被2015年7月17日作出的《证明》上批注“属实”。村民委被2015年7月17日作出的《证明》不是档案,被上诉人统景派出地点《证明》上批注“属实”加盖行政公章的行政行为属详细行政行为。

四、被上诉人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作出《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渝公渝北公复驳字[2017]1号中,“经审理查明>2019年05月21日,陈传清家属持统景镇长堰村村委会出具的证明(重要内容为证明陈禄贵系陈传清的父亲)请求统景派出所加盖公章。派出所民警经和出具该证明的村干部杨光了解、并向该村老干部段友良核实无关环境,确认证明所述内容属实。后在该证明上签注“属实”并加盖统景派出所公章”。实质上依司法规定是没有查明,这是对付户口及亲属相干证明,依法只能从户口的挂号档案来证明“陈禄贵系陈传清的父亲”,至多单独以被告的名义对复印的档案作出说明,不能由村干部杨光、该村老干部段友良凭口说。而且据该村村民咱咱们说,段友良已死亡十多年,二被上诉人从哪来去解了的段友良?

五、被上诉人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作出的《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渝公渝北公复驳字[2017]1号认为,“对证实相干类的证明并非公安机关的法定职责。但是本着效劳国民、便利大众的原则,渝北区公安分局统景派出地点接到陈传清家属持统景镇长堰村村委会出具的证明请求加盖公章时,实时核实了无关环境,在确认“证明”所述内容属实时,在“证明”上签注“属实”并加盖派出所公章并无不妥,且该行为系事履行为,对申请人未设定、变更权利任务,未构成行政司法相干。“被申请人称:被申请人经统鼍该证明的村干部杨光了解、并向该村老干部段友良核实无关环境,确认证明所述内容属实。后在该证明上签注“属实”并加盖统景派出所公章的行为并无不妥”是错误的。

上诉人认为:1、对证实亲属相干类的证明,根据被上诉人在开庭时向法庭举示的渝公发[2016] 126号《重庆市公安局转发对付印发改良统叨公安派出所出具证明工作意见的通知》第二条第3项“亲属相干证明。已经同户职员间的亲属相干,历史户籍档案等可以或许或许反映,必要开具证明的,公安派出地点核实后应当出具”之规定,被上诉人统景派出所应当查阅“历史户籍档案等可以或许或许反映的”,能力出具证明,查不到“历史户籍档案等”的则不应当出具证明。而被上诉人没查到“已经同户职员间的亲属相干,历史户籍档案等可以或许或许反映的”环境下,就在陈传清家属持的统景镇长堰村村委会出具的证明上签注“属实”并加盖统景派出所行政公章,陈传清家属持的统景镇长堰村村委会出具的证明不是“历史户籍档案等可以或许或许反映的”事实,很显著违反了渝公发[2016] 126号该条规定,属违法行政行为。

2、户口及亲属相干证明,依法只能从查户口的挂号档案来证明“陈禄贵系陈传清的父亲”,至多单独以被上诉人的名义对复印的档案作出说明,不能在上诉人申请复议受理后再由村干部杨光、该村老干部段友良凭口说“陈禄贵系陈传清的父亲”。如今是依法行政,不是依言(口说)行政,凭口说具有任意性、随意性。

3、该《证明》在(2015)渝北法少民初字第00215号案开庭审理中,上诉人当庭提出了异议,不予承认,不认识陈传清及其后代。但法庭未理采上诉人的。法庭也并没有对该《证明》的证明的内容事实的真实性正当性停止实体审查审理。重庆市第一中级国民法院(2017)渝01民终1152号仍然未对该《证明》的证明的事实的真实性正当性停止实体审查审理,就以“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统景派出所、重庆市渝北区统景镇长堰社区村民委员会出具书面《证明》确认陈传清与张朝珍构成抚养相干”。该《证明》导致法号芯上诉人失去“重庆市渝北区汉渝路68号1幢1-3门市(修建面积31.48平方米)、重庆市渝北区小街室庐(修建面积46.10平方米)、重庆市渝北区两方值胜利路45号B幢1-1-1室庐(修建面积87.46平方米)三套衡宇产权的六分之一,已侵犯了上诉人的名誉权、产业权。因此,江北区国民法院作出的(2018)江0105行初14号行政判决书认定“统景派出地点村委会出具的《证明》上签署“属实”并加盖公章的行为并没有设定、变更原告的权利、任务”是认定事实错误的。

4、该《证明》按被上诉说说法是便利陈传清家属。但没有考虑损害了上诉说好处,让上诉人无凭无故进去了一个儿子及其孙后代,该证明与上诉人有利害相干。

六、被上诉人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弥补答辩意见》称“统景派出所以自己的名义在《证明》上签注“属实”并加盖派出所公章,该行为只能认定为统景派出所的行为”。因此,上诉人不服被上诉人统景派出所的行为,把被上诉人统景派出所作为被申请人,向被上诉人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提起行政复议,是相符被上诉人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弥补答辩意见分《公安机关办理行政复议案件程序规定》第十四条“规定:对公安派出所作出的详细行政行为不服的,向设立该公安派出所的公安机关申请复议”之规定;上诉人不服被上诉人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作出的《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渝公渝北公复驳字[2017]1号,上诉人把被上诉人统景派出所和被上诉人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列为共同被告,向国民法院提起诉讼,也是相符《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之规定的。

综上所述,原判决认定事实错误,证据不敷,违反法定程序,适用司法法规错误,漏列当事人。根据《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五条之规定,特向国民法院提起上诉,望上一级国民法院依法准如所请。

此致

重庆市第一中级国民法院

上诉人  陈禄贵

二0一八年八月六日

相干文章

ewm.pngno_resize

友情链接:口腔医学网  比思論壇_www.bipics.net-港台綜合性美文吧  浙江金华教育网  最新利率资讯网  股票入门网  广州电子新闻网  天成资讯网  宏发学校教育网  新疆雅美美容资讯网  广东省党员教育网